利润告亏高管生变,昆仑健康违规股权将遭整肃

  面对现金流风险可能产生的问题,昆仑健康称在基本情景下公司净现金流量将保持净流入,而一旦遇到压力情景,将会采取增资、发行资本补充债券、或者短期债券融资、改善营业开支费用的方法补充或改善现金流。

昆仑健康2017年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傅杰不再担任公司总裁职务,该职位人选目前依然空缺;董事长李英哲兼任公司临时负责人。

  据了解,原总裁傅杰和现任董事长李英哲均于两年前上任。

目前,正在第二次征求意见的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规定,保险公司单一股东持股比例不得超过公司注册资本的三分之一。但是,如果股东方存在关联企业众多、股权关系复杂且不透明、关联交易频繁且异常这类问题,就无法成为持股超过30%的控制类股东。

  据保监会披露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5月昆仑健康原保险保费收入11.46亿元,仅占规模保费的35%,逼近保监会30%的监管红线。而长期来看,据蓝鲸保险查阅历史数据了解到,万能险等投资型产品在2016年以及2015年中均占据主要位置,两年间昆仑健康原保险保费收入占规模保费的比例均不足5%,依靠万能险冲高规模成为了昆仑健康在近两年急速扩张的主要方式。

昆仑健康表示:“在基本情景下,未来净现金流量保持净流入。如果在压力情景中,未来季度现金流小于零时,我公司将采取增资、发行资本补充债券,或短期债券融资的方法补充现金流,减少营业费用开支等措施改善现金流。”

  流动性风险压力大,二季度现金流转正为负

据北京商报,近年来,昆仑健康负面新闻缠身不断,每一次都备受关注。

  高管层大换血,昆仑健康总裁上任两年换人

数据显示,昆仑健康前5个月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大幅下降,与去年同期的40.12亿元相比,下降超80%至7.45亿元。与此同时,今年前5个月,其原保险保费收入仅占规模保费的35%,逼近保监会划定的30%红线。

  二季度净利润持续亏损,前5月规模保费同比缩水七成

据了解,昆仑健康是第4家被监管层明确表示要对违规股权进行处置的险企。此前,保监会已下发监管函,将对君康人寿、华汇人寿、长安责任保险3家险企违规股权进行处置。这3家险企都存在违规股权代持的问题。

  昆仑健康方面同时透露,公司董事长李英哲兼任公司临时负责人;昆仑健康董事会秘书王焱兼任公司首席风险官。

如果4家企业确实受到佳兆业控制,那么昆仑健康则涉嫌虚假陈述,隐瞒关联关系。

  随着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的披露,昆仑健康的各项数据也浮出水面。从保险业务收入情况来看,二季度昆仑健康虽然相比去年同期数字有所增长,但规模保费出现倒车情况,且净利润继一季度出现亏损后继续亏损。

据国际金融报,一位资深保险业内人士表示,像昆仑健康这样的公司,受保监会监管新规的影响很大。如果不能很好地转型,可能未来一段时间的业绩都不会太好,盈利压力较大。

  同时,昆仑健康今年以来业绩持续亏损,继第一季度净利润亏损2.58亿元后,第二季度继续亏损1.48亿元。昆仑健康去年全年曾实现0.09亿元的净利润,而据蓝鲸保险统计,实际上昆仑健康在2016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均有不同程度的亏损,直至第四季度才扭亏为盈。数据显示,昆仑健康去年一季度净利润亏损2.98亿元,二季度亏损1.63亿元。

另外,深圳嘉豪盛发布声明称公司实际控制人为王鹤,其为青岛信和昌达科贸有限公司的自然人股东。而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公开披露信息,青岛信和昌达科贸有限公司股东为刘学津和王善成,与昆仑健康险披露不符,仍需做出说明并提供证明材料。

  数据显示,继昆仑健康4月单月规模保费告负后,昆仑健康5月单月规模保费收入转负为正,由-1663.53万元增至4.06亿元,其中原保险保费收入由4月单月的-8610.91万元增至2.1亿元,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则由6947.38万元环比增长182.63%至1.96亿元。

对于转型,昆仑健康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据昆仑健康透露,目前,该公司正在积极迎接产品的转型期,全力开发符合监管政策导向且凸显健康保险产品特色的新产品。今后依然会一如既往地将面向已病人群的健康险作为业务重点,为更多的带病人群提供专属、专业的保险产品。另外,昆仑健康近期在健康服务的创新方面也有了较大进展,如创新推出了心康好管家项目,能为客户提供健康管理与保险双保障。

  值得一提的是,二季度中,昆仑健康还经历了公司总裁等高管职位变动,公司原任总裁、总经理傅杰离任,目前公司总裁、总经理职位空缺,由公司董事长李英哲兼任公司临时负责人。此外,该公司首席风险官、总裁助理等职位同样在二季度发生变化。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公开披露信息,深圳嘉豪盛的股东为北京久晟、上海圣达信实业有限公司、深圳市鑫顺泰商贸有限公司、鄂尔多斯市通海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北京久晟的出资人有三家,分别为北京久银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市华源通经济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和华夏人寿,华夏人寿正是“明天系”保险公司。

  从单月保费来看,蓝鲸保险注意到,理财型产品仍在公司保费收入中占据重要位置。数据显示,5月单月,部分险企继续调节产品结构,万能险收入整体出现环比下行,而如是背景下,昆仑健康逆势而行,单月万能险保费收入环比涨近2倍。

据国际金融报,在保监会的二次问询函中,提及了昆仑健康的第二大股东深圳市嘉豪盛实业有限公司,该公司的持股比例为14.95%。与前面4家股东指向“佳兆业郭英成家族”不同,深圳嘉豪盛背后牵出了“明天系”。

  具体来看,原昆仑健康总裁傅杰不再担任该公司总裁一职,据蓝鲸保险查阅该公司官方网站了解到,6月末,傅杰不再担任公司总经理职务,改由公司董事长李英哲兼任临时负责人。此外,葛岚不再担任公司总裁助理兼审计负责人、首席风险官职务;昆仑健康总裁助理兼合规负责人刘东不再兼任北京分公司总经理董事长。

就在公众认为这次质询已尘埃落定之时,2月27日,保监会再度下发了《关于对昆仑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股权有关问题的二次问询函》,要求该公司及其有关股东作进一步解释。另外,保监会还质疑其中一家股东公司的回应披露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所示不符。

  事实上,随着监管日趋严格,理财型产品快速降温,昆仑健康等一度依赖理财型产品冲高规模的保险公司面临现金流压力的现象也时有发生。评级机构惠誉认为,由于2015-2016年期间大规模销售短期储蓄型保险如万能险,多家中资寿险公司的流动性风险升高。此类保险公司对长期股权和投资性房地产等高风险且低流动性的资产的风险敞口较高,并且严重依赖新保费收入来支撑流动性需求。

郭英成是佳兆业集团的创始人。2014年,佳兆业房源被限制交易,公司现金流枯竭,陷入债务危机,而郭英成也一直在香港滞留不归。

参会报名:由新浪财经主办的银行业年度盛典“2017中国银行业发展论坛暨第五届银行综合评选颁奖典礼”定于8月24日在北京金融街威斯汀大酒店举行,敬请期待。[报名入口]

澎湃新闻日前曾报道称,8月29日,在香港举办的佳兆业2017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
佳兆业董事会主席郭英成首次正面对持股保险公司发声:“我个人和佳兆业没有持有任何保险公司的股份。”

图片 1

昆仑健康股权违规 佳兆业与明天系藏身?

  除了规模保费同比下行以及净利润亏损外,昆仑健康还面临着更多的问题。根据偿付能力报告披露,昆仑健康二季度现金流宣布告负,由一季度的1.42亿元降至二季度的-3.94亿元。大量退保或成为昆仑健康现金流告负的原因。

事实上,昆仑健康近年来负面新闻缠身。2013年,因“踩雷”泛鑫保险代理公司老总陈怡涉嫌集资诈骗案,保监会对昆仑健康险进行了问责,时任总裁被迫“下课”。

  昆仑健康披露的第二季度偿付能力公告显示,前述4家股东持股明细未有变化,昆仑健康方面表示股东无关联方关系,公司不存在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

去年12月,昆仑健康曾变更4家公司股东,分别为深圳市宏昌宇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深圳市正莱达实业有限公司、深圳市正远大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泰腾材料贸易有限公司。

  另外,今年4月昆仑健康曾出现单月原保费收入和规模保费双双告负的现象。保监会数据显示,昆仑健康今年前4月规模保费为7.4亿元,相比于今年前3月7.56亿元的数字下降了1663.53万元,出现了“逆生长”情况。这主要因为4月昆仑健康的原保险保费收入不增反减,由今年3月单月的1.82亿元下降到4月单月的-1663.53万元。

据法治周末报道,为了隐藏主体资格而做股权代持的案例在保险行业并不鲜见。随着保险业的发展,一些资本“大鳄”对保险牌照垂涎已久,他们往往通过影子公司,隐秘控股保险公司。

  除面临高管变更外,昆仑健康股权结构亦受到质疑。据蓝鲸保险了解,保监会曾两次发布问询函,质疑昆仑健康股权结构问题。此前有媒体质疑,2016年8月昆仑健康新进的4家股东深圳市宏昌宇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深圳市正远大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泰腾材料贸易有限公司以及深圳市正莱达实业有限公司均与佳兆业创始人郭英成家族蹊跷相连。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教授朱俊生分析称:“因为万能险来钱快,此前一些专业健康险公司确实在主打万能险业务。现在监管环境趋严,将有利于专业健康险公司心无旁骛地回归主业,专注于健康险的深度挖掘。”

  原保险保费收入占比逼近红线,4月新发保障+万能型保险产品

进入2016年,虽然该年度全年净利润890万元,但前三季度的亏损较大,一季度、二季度、三季度分别亏损2.98亿元、1.63亿元、0.71亿元,四季度实现5.44亿元盈利,才保住全年未亏损。

  据日前昆仑健康披露的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该公司二季度保险业务收入3.67亿元,较一季度有所上行,环比增长32.41%,与去年第二季度该公司实现保险业务收入0.88亿元相比,同比增长逾两倍。规模保费方面,从目前保监会披露的最新数据来看,昆仑健康今年前5月规模保费共计11.46亿元,而去年同期则是41.24亿元,缩水近七成。其中影响规模保费较大的是前5月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的大幅下降,与去年同期的40.12亿元相比,下挫81.44%至7.45亿元,缩水了32.67亿元。

昆仑健康成立于2006年1月,是国内第一批专业健康保险公司。公司第一大股东为福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约合4.46亿股,占总股本的19.04%。昆仑健康险称公司股权结构较为分散,不存在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昆仑健康的分支机构较少,目前只有北京、上海、广东、浙江和山东五家省级分公司。

  从产品细则来看,蓝鲸保险注意到,上述组合计划均包含保障账户及万能账户,其中聚宝盆保险保障计划——尊享版为一次性缴费。公开显示,上述组合计划均包括昆仑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聚宝盆长期护理保险B款(万能型),据昆仑健康官网披露的数据,该万能险6月最新结算利率是4.75%。

业绩持续亏损 健康险转型陷困境

  手续费及佣金的上行以及赔付支出的增加或为昆仑健康的盈利状况增加了压力。根据昆仑健康年报显示,2016年昆仑健康营业收入达15.4亿元,同比增长65.77%。与营业收入相比,昆仑健康的营业支出增长更为迅速,2016年退保金为0.21亿元,同比增长了4.25倍;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则为0.52亿元,比2015年翻了一倍。

事实上,这已不是昆仑健康首次进行高管大调整。2015年,昆仑健康进行了成立以来的首次管理层大调整:保监会通过昆仑健康五位管理层的任职资格,其中包括核准李英哲担任公司董事长,傅杰担任公司董事、总经理,巢洋担任公司董事,杨鹏担任公司监事,李春辉担任总经理助理。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偿付能力报告还披露了昆仑健康高管层的人事变动,5名公司(原)高管岗位生变。

影子公司情况如若属实,那么“佳兆业郭英成家族”则通过去年12月4家公司的股权变更,不动声色地取得了一个稀缺的寿险公司牌照的控制权。

  今年以来,随着保监会加大对万能险产品的管控,不少依靠万能险冲高保费规模的中小型险企正在经历转型阵痛,昆仑健康也是其中之一。日前,昆仑健康披露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报告显示昆仑健康二季度净利润继续亏损,现金流转正为负。

佳兆业董事会主席郭英成今年8月下旬在佳兆业中期业绩会上曾表示,自己与公司均不持有任何保险公司股份。业内人士认为,此次保监会已明确定性了昆仑健康的股权违规,接下来谁再“隐身”于保险队伍中,“大隐隐于市”,恐怕难做成“南郭先生”。

  从产品方面来看,蓝鲸保险查阅昆仑健康官方网站注意到,该公司曾在今年4月推出了两款银邮产品,分别为聚宝盆保险保障计划以及聚宝盆保险保障计划——尊享版。

据媒体报道,伴随着股东的变换,昆仑健康险近日上演高管“大换血”。原总裁傅杰也已出走,总裁一职临时由董事长李英哲接替。昆仑健康险还将有审计责任人、合规负责人等多个重要岗位发生变更。从时间节点看,昆仑健康险每一次高管更迭都发生在公司出现“大新闻”之后。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

出现这些问题的“症结”或许与昆仑健康业务发展有关。作为激进保险公司的代表之一,昆仑健康严重依赖万能险产品。

  来源:蓝鲸保险

根据2016年年报,昆仑健康2016年营业收入15.4亿元,营业支出15.38亿元,营业支出中,以“业务及管理费”“其他业务成本”最高,分别为3.48亿元、7.7亿元。而“其他业务成本”中的支出有三部分,“保户投资款手续费及佣金”“保户投资款结算利息”“保户投资款持续奖金准备金”,当中保户投资款结算利息占比最高,达5.93亿元。

图片 2数据来源:保监会;制表:蓝鲸保险

随后,昆仑健康作出回复,表示以上四方股东不存在关联关系,且均与“佳兆业郭英成家族”无关。

  据蓝鲸保险了解,今年5月保监会发布了关于规范人身保险公司产品开发设计行为的通知,要求万能型保险产品、投资连结型保险产品设计应提供不定期、不定额追加保险费,灵活调整保险金额等功能。保险公司不得以附加险形式设计万能型保险产品或投资连结型保险产品。

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二次征求意见稿也表示:“被保监会撤销行政许可的保险公司投资人,应当按照入股价格和评估价格的孰低者退出,这部分股份可以由保监会指定的机构承接。”

  新形势下的历史遗留问题同样为昆仑健康增添了烦恼。目前来看,“保险姓保”趋势明显,保障型产品受到监管鼓励,而理财型产品则同期快速降温。从昆仑健康方面来看,该公司虽公开表示认为保险业的作用会回归保障,看好健康保险养老保险的发展前景,但公司万能险规模却仍居高不下。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四季度,昆仑健康才任命葛岚为首席风险官。不难看出,以上职位变更对象均为总裁的“左膀右臂”。对此,昆仑健康相关负责人回复称:“公司原副董事长兼总裁傅杰,目前仅卸任总裁一职,专职任公司副董事长。另一名高管变动,是因新设保险公司高薪挖脚导致,以上均属公司经营活动中正常的调整行为。”

  除了盈利维艰的问题外,昆仑健康还面临着更多难题。据保监会披露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昆仑健康原保险保费收入仅占规模保费的35%,逼近保监会划定的30%红线。此外,据蓝鲸保险了解,昆仑健康上半年规模保费起伏明显,4月一度出现单月保费告负的情况。

与此同时,如何实现盈利也是其面临的一道考验。最新披露的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今年第三季度,昆仑健康实现净利润-1.76亿元,前三季度已累计亏损超过5亿元。而该公司成立以来,仅2015年和2016年依赖万能险实现扭亏。但由于中短存续期保险产品新政出台,昆仑健康再次面临亏损境地,并肩负巨大转型压力。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