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阴银行深陷,江阴银行3亿票据诉讼推责萝卜章

摘要:中国经济网编者按:上市还不满一年的江苏江阴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江阴银行 )拟发行20亿元的A股可转换公司债券,在 可转债
转股后按照相关监管要求来补血。不过,7月19日,证监会对此出具了反馈意见,要求江阴银行对公司存在票据业务相关金…

包括早前3月份,更是因证监会通报厦门北八道集团涉嫌操纵江阴银行等次新股案,证监会开出55亿史上最大罚单,导致江阴银行股价一度受挫。

  2016年7月25日,国家外汇管理局江阴市支局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澄汇检罚[2016]6号),查明江阴银行存在未按照规定进行国际收支统计申报行为,以及未按照规定报送财务会计报告、统计报表等资料的行为。上述两项违法违规行为合并处于罚款6万元人民币。

事实上,这只是江阴银行多起票据诉讼案中的一个。从2016年起,江阴银行控股子公司宣汉村镇银行先后涉及的票据业务未决诉讼就有6桩。

  “上述诉讼涉及宣汉村镇银行印章被私刻、伪造等情况,尚处于法院审理之中或诉讼中止的状态,未判决宣汉村镇银行承担任何经济损失。未来法院应在查明恒丰银行实际垫款金额及各方责任基础上,作出相应判决。法人股东已经承诺如该案件导致宣汉村镇银行或本行损失的,由法人股东承担。”江阴银行表示。

根据此前16家上市银行披露的业绩快报,江阴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又“荣幸”地登上了榜首。而野马财经发现,江阴银行的年度业绩情况,也或多或少地受到了子公司未决诉讼的不良影响。

  今年2月底,江阴银行和恒丰银行就因萝卜章案“互怼”。2月28日晚间,江阴银行公告称,恒丰银行常熟支行诉宣汉村镇银行未如期履约回购票据造成其损失。但江阴银行会同律师分析认为,此案系恒丰银行提供的《票据代理回购合作协议》涉嫌宣汉诚民村镇银行印章被伪造、私刻。3月1日,恒丰银行公布的一份声明称,该行从始至终都未参与宣汉村镇银行内部员工的违法行为。该行因为宣汉村镇银行时任行长的刑事犯罪行为遭受了损失,作为涉案票据业务的受害者,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完全是依法维护自身权益的行为。

当时宣汉村镇银行给出回应的是,经自查并未与恒丰银行常熟支行签订过上诉协议。如今时隔一年,案件终于有了新的进展,但宣汉村镇银行依然表示不服,并决定依法向浙江省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公告还提到,“此案与该行招股说明书所披露的恒丰嘉兴分行诉宣汉诚民村镇银行案系同一性质案件,嘉兴案现经嘉兴南湖区人民法院委托司法鉴定,原告提供的票据代理回购合作协议涉嫌宣汉诚民村镇银行印章被伪造、私刻”。

不过无论案件真相如何,江阴的业绩受牵连却是真的。

  2016年9月2日,江阴银行在深交所上市,发行价为每股4.64元,募集资金净额9.24亿元。

不过,宣汉村镇银行始终都不承认与恒丰银行方面签署的《票据代理回购业务合作协议》
或《商业汇票代理转贴现业务合作协议》真实存在。

  2016年5月27日,四川银监局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川银监罚字[2016]2号),查明江阴银行子公司双流诚民村镇银行有限责任公司存在以下违法违规行为并作出行政处罚:拟任董事长、拟任行长助理和前拟任行长在尚未取得行政许可任职资格的情况下履行高管职权;对不符合核销条件的贷款进行核销,未按照规定程序核销贷款,无贷款核销档案资料。上述两项违法违规行为合并处于罚款45万元人民币。

尤其与恒丰银行的之间的票据案纠纷,几乎每桩案件的诉讼理由和症结都如出一辙,都是因宣汉村镇银行“未能在约定的回购日期履行回购义务,原告垫款。”。

  江阴银行及子公司共受罚 6 次 罚款金额238 万元

年报显示,江阴银行2017年营业外支出为1.34亿元,相比2016年度的231.8万元,同比暴增了5683.69%。对此江阴银行解释为,系子公司宣汉诚民村镇银行计提预计负债所致。

  江阴银行前身江阴市信用合作社联合社,是在原江阴市35家法人信用合作社和3家城市信用社的基础上,经国务院、中国人民银行总行批准,由江阴企业、自然人入股组建的地方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是全国首批三家股份制农村商业银行之一。

关于恒丰银行方面提供的《合作协议》里宣汉村镇银行的印章真伪情况,成为双方争议的焦点。

  兴业银行宁德分行案件:2016年11月,宣汉村镇银行作为第三人收到宁德市蕉城区人民法院的诉讼资料,兴业银行宁德分行向宁德市蕉城区人民法院起诉鄂尔多斯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并追加宣汉村镇银行为第三人,其请求为赔偿票据买卖资金占用期间利息2,421,311.10元,支付未清偿票据款违约金11,195,100元。2016年12月30日,宁德市蕉城人民法院经审查认定,该案应以鄂尔多斯市东胜区人民法院受理的鄂尔多斯农商行与兴业银行宁德分行、宣汉村镇银行确认合同无效纠纷一案的审理结果为依据,现该案尚未审结,故于2016年12月30日作出“(2016)闽0902民初6200号之一”《民事裁定书》,中止诉讼。

对于江阴银行与恒丰银行的“萝卜章”互怼大战,你认为谁在造假?

  江阴银行公告指出,宣汉村镇银行的业务范围和经营区域均受到限制,其不具备票据交易主体资格,实际也未从事过任何票据回购业务,截至公告发出日亦无任何票据回购业务收入或支出。

恒丰银行提供的多份《合作协议》是否真实存在?到底谁才是涉嫌伪造公章的那一方?这场“萝卜章”纠纷案可谓是“扑所迷离”,让人傻傻分不清。

  子公司宣汉村镇银行的6起票据诉讼案

但在2017年3月1日的公告中,恒丰银行却强调,从始至终都未参与宣汉诚民村镇银行内部员工的违法行为。事发后,恒丰银行从维护金融稳定的大局出发,积极处置到期票据,履行回购义务并为宣汉诚民村镇银行垫付了利息,维护了良好的同业信用。

  江阴银行于2016年9月2日在深交所上市,发行价为每股4.64元。业绩方面,江阴银行营收净利双降。2016年,该行营业收入24.69亿元,同比下降1.3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78亿元,同比下降4.49%。2017年一季报依旧是营收净利双降,报告期内,江阴银行实现营业收入5.51亿元,同比下降8.34%;净利润1.75亿元,同比下降1.16%。

对于未决诉讼是否会对银行业绩和未来发展产生不利影响?野马财经联系了江阴银行证券事务部,对方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

  江阴银行的上述公告显示,报告期内该行及子公司共受到行政处罚6次,罚款金额合计238万元,具体如下:

除上述丰银行常熟支行案外,还涉及恒丰银行南通分行案、恒丰银行嘉兴分行案、恒丰银行青岛分行案、鄂尔多斯
农商行案以及兴业银行 宁德分行案。

  江阴银行表示,根据上述未决诉讼的司法文书统计,截至起诉时上述诉讼涉及诉讼请求金额合计34,713万元,占改行截至2016年12月31日的净资产比例为3.85%、占2016年度净利润的比例为45.24%。截至目前,宣汉村镇银行未与原告从事任何票据回购业务,亦无因此存在任何票据回购业务收入或支出。恒丰银行起诉的诉讼请求金额,并非恒丰银行的实际损失金额。

同时其还指出早在2015年7月该案件暴露之初,宣汉警方已经将该案的主要犯罪事实基本查清。时任宣汉诚民村镇银行行长吴国建、营销业务部主任王永华已因收受贿赂、非法向票据中介出借宣汉诚民村镇银行在兴业银行临汾分行开立的同业账户等行为,被判处“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今年2月28日,江阴银行发布公告称,其控股子公司宣汉村镇银行收到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寄达的传票,恒丰银行常熟支行诉宣汉村镇银行未如期履约回购票据造成其损失。

听说银行领域与江阴银行类似的票据案很常见,尤其商业银行涉及金额几百、几千万,上亿的都有,只要有银行内部人员“疏通”,弄个假票据,就有可能带来巨款。

  业绩方面,江阴银行营收净利双降,该行2016年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24.69亿元,同比下降1.3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78亿元,同比下降4.49%。截至2016年末,不良贷款率为2.41%,而2015年底为2.17%,不良贷款率有所上升。

江阴银行曾在2017年3月1日发布公告表示,“嘉兴案所涉票据代理回购业务,系恒丰银行与票据中介涉嫌采取伪造、私刻公章等手段,冒用宣汉诚民村镇银行名义从事的票据买卖”。直指恒丰银行票据造假。

  2014年12月8日,无锡银监分局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锡银监罚[2014]1号),认定江阴银行存在以下违法违规行为:为个人客户办理大额储蓄取款转存或还贷款业务时,先存后取逆程序操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的规定作出罚款20万元的行政处罚。

深陷6起票据诉讼案的江阴银行,还好吗?

  2016年11月1日,中国人民银行无锡市中心支行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锡银罚字[2016]9号),查明本行在反洗钱方面存在不规范行为、未在规定时间内报送银行账户开立或者撤销资料的行为、部分税款报解不及时的行为。上述违法违规行为合计处以42万元罚款。

昨日晚间,江阴农商银行发布了一则《关于控股子公司诉讼案件进展》的公告,称近日公司旗下的控股子公司——宣汉诚民村镇银行收到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书》,宣汉村镇银行一审败诉,被判向恒丰银行常熟支行返还垫款8979.37万元及相应利息。

  江阴银行与恒丰银行曾就萝卜章案“互怼”

虽然头顶两个“全国第一”光环,但上市不到两年的江阴银行不是以业绩出众闻名,而是以“业绩最差上市银行”、“不良贷款率最高的A股上市银行”扬名。

  3月1日,恒丰银行在其官方网站发布公告,就江阴银行2月28日公告中提到的“恒丰银行与票据中介涉嫌采取伪造、私刻公章等手段,冒用宣汉村镇银行名义从事的票据买卖”,提出了五点声明。声明称,早在2015年7月该案件暴露之初,宣汉警方已经将该案的主要犯罪事实基本查清。时任宣汉诚民村镇银行行长吴国建、营销业务部主任王永华已因收受贿赂、非法向票据中介出借宣汉诚民村镇银行在兴业银行临汾分行开立的同业账户等行为,被判处“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时隔一年,江阴银行子公司宣汉诚民村镇银行与恒丰银行这场没完没了的“萝卜章”大战,终于有了新的进展……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