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氏改革五幕剧,项俊波落马前已有前兆

  此外,2014年2月有媒体报道称,项俊波在2012年6月曾向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Dimon)推荐一名年轻女性到该公司任职。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

基金经理老鼠仓,说好保本变巨亏,买基金被坑请到【基金曝光台】!信用卡无故遭盗刷,银行存款变保险,理财被骗请猛戳【金融曝光台】!

  在这一年里,保监会也不断通过做出处罚来规范市场,对一些激进型险企采取限制业务发展、限制投资等方式来警示其他险企,对于多家保险公司万能险整改报告进行现场检查。保监会对理财型保险业务开设限制,且越来越严苛。2016年3月出台《关于规范中短存续期人身保险产品有关事项的通知》,9月出台《中国保监会关于进一步完善人身保险精算制度有关事项的通知》、《关于强化人身保险产品监管工作的通知》,引导部分保险公司调整业务结构。

  “放开前端、管住后端”,保险业5年迎“爆发式发展”

  市场上关于保险资金运用的转向发生在2016年底。12月3日,证监会主席刘士余首次对近期资本市场各种不正常举牌、杠杆收购做出表态,观点较为尖锐:“我还是希望或者说要求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谋财害命的害人精。”

  此次监管改革有三方面内容:一是放开前端,取消万能保险不超过2.5%的最低保证利率限制;二是管住后端,集中强化准备金、偿付能力等监管;三是提高风险保障责任要求,最低风险保额与保单账户价值的比例提高3倍,体现回归保障的监管导向。

  2015年 万能险被视洪水猛兽

  投资收益率的上升促进险资的销售端口业务暴增,增长迅速,寿险增速处于高位,短期、较高收益的理财型保险渐成新宠。

  2016年 重新定调“保险业姓保”

  此后,项俊波先后在中国人民大学、南开大学、北京大学学习。1993到1996年,
项俊波曾在南京审计学院任院长助理和副院长,当时这所高校为国家审计署直属,3年多后,他便被调任审计署核心部门——审计管理司任副司长,后又历任审计署京津冀特派办特派员、人事教育司司长等职,并于2002年2月任国家审计署党组成员、副审计长。

  保险业的各种剧目交替上演。2月10日,有媒体报道项俊波已被调查,很可能在两会前被“双规”。随后,在两会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项俊波出现在了答记者问的会场,还在部长通道接受记者的采访。2月底,保监会对在投资领域违规的两保险公司进行了重罚,不惜将险企掌门人驱逐出保险业。

  所谓万能险,就是指包含保险功能并设立保底收益投资账户的人身险,消费者将保费交到险企后,一部分用于风险保障,另一部分用于投资,主要通过银行渠道销售。此次放开最低利率管制,是监管部门推进人身险费率改革的一个中间环节。

  2011年10月,项俊波接棒担任保监会主席。这对于他来说,“确实也没想到会来干保险”。上任初期,项俊波对行业问题三缄其口,与当时的证监会、银监会新帅相比显得颇为低调,他给自己设定两个月调研期限,不断对行业“摸底”,在“摸底”过程中为行业发展定调为“监管严,发展快”。

  据媒体报道,张云严重违纪被处分,以及2012年5月农行副行长杨琨受贿案时,项俊波均曾协助调查。

  项俊波曾表示,保监会要“跳出保险看保险”,保险不只是卖保险,不能只见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只有放眼经济发展的大局,才能找准保险的位置。

  从2014年年初开始,普通型人身险产品的利率首先放开,由2.5%提升至3.5%。按照监管层公布的思路,人身险费改路线图依次为普通型、万能型和分红型,并争取在2015年底前全面实现人身险利率市场化。

  从此,理财型保险大行其道。保监会在业务收入统计上,还单列出了“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当时,部分较为激进的保险公司不断开展理财型业务,大规模投资上演,举牌已现苗头。

  2017年2月22日,
项俊波表示:“保险市场就必须遵守保险监管的规矩,就必须承担保险业对社会、对实体经济、对人民群众的社会责任,否则我们就要坚决把它驱逐出保险业。”“绝不能把保险办成富豪俱乐部,更不容许保险被金融大鳄所借道和藏身。”

  此前,有接近保监会的人士介绍,每一次调研项俊波都谈及六个字,那就是“监管严,发展快”,他还多次谈到“诚信经营”。项俊波在保险业内的一次会议上提出保险行业文化建设的重要性,以及重塑保险业形象的迫切性。“必须解决我们为什么做保险、怎么做保险的基础问题,要解决行业社会形象问题,本质是解决从业人员的价值取向、职业道德终极目标的追求。”项俊波对“发展快”并没有详细阐明。回顾五年保险业,发展的速度确令人咋舌。

  12月3日,证监会主席刘士余痛批“土豪、妖精、害人精”,被外界解读为指责在资本市场上作风激进的部分险资。一场监管风暴就此展开。

  2011年10-12月 初入行低调调查

  从获奖编剧到农行上市操盘手

  第四幕

  此后的一个周末,保监会接连对前海人寿与恒大人寿开出罚单。

  投资压力增大、现金流风险敞口出现,这让监管层不得不担忧。项俊波曾在“一把手”培训班上批评,目前中国保险业的高现金价值业务存在预期收益高、产品期限短、保障功效弱、资本占用大四大风险隐患,资金应用存在坏账风险、错配风险、道德风险三大危险,并用到了“打政策擦边球”、“在刀头舔血”。在这一年,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撰文《保险资金要避免成为风险最后接棒者》,而保监会出台了《关于规范高现金价值产品有关事项的通知》,规范理财型保险业务的发展。

  中央第十四巡视组要求保监会党委,“高度关注领导干部利用行政审批权搞权力寻租、利用行政处罚权搞人情执法等问题”。

  项俊波对保障与理财也有自己的看法:关于保障和理财的问题,还是要辩证地看。保障功能,是保险的基本功能。同时也要看到,理财和保障并不对立,居民财富持续增加也是一种保障。财富管理也是金融业的发展主流,理财型产品的发展对于保持保险市场的稳定增长,巩固保险在金融业中的地位具有重要意义。

  12月13日,保监会召集各大保险公司及保险资产管理公司高管召开专题大会,项俊波在会议上作了《锚定正确方向做实保险业姓保发展党和人民需要的保险事业》的讲话,他在短暂脱稿演讲中警示保险公司称,“约谈十次不如停业一次,不行还可以吊销牌照。”项俊波多次强调“保险业姓保、保监会姓监”,
绝不能让保险机构成为众皆侧目的野蛮人,也不能让保险资金成为资本市场的“泥石流”。

  在这一过程中,时任光大永明人寿董事长的解植春发了一封“万言书”,倡言推进费率改革,并得出“费率管制之下的保险业有逐渐被边缘化的趋势”的判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万言书”成为费率市场化推进的加速剂。

  在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项俊波在回应两会记者关于险资举牌的提问时曾表示,“举牌是二级市场普通的股票投资行为,国际上保险资金是重要的机构投资者,举牌越多我们刘主席是越高兴,因为保险资金都是长期的机构投资者。”

  时隔10天,保监会于12月13日召开会议,明确“保险业姓保,保监会姓监”,并定下了三大基调——稳定器、保障器、助推器,并对险资投资再次发声,拒绝短炒,保险业助推中国制造,做善意的财务投资者,不做敌意的收购控制者。

  4月9日下午,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称,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书记、主席项俊波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审查。

  保险资金成为骋驰资本市场的生力军,举牌成为家常便饭,涵盖了地产、金融、科技、医药、商业百货等诸多领域,包括天宸股份、华鑫股份、新世界、东湖高新、国农科技、有研新材、三特索道、东华科技、中视传媒、招商银行、民生银行、金融街、金地集团、大商股份、欧亚集团等诸多上市公司都成为保险资金扫货的对象。

  万能险之“险”

  谢幕

  此前,2015年第三轮中央巡视已覆盖包括保监会在内的“一行三会”,以及多家国有股份制与政策性银行。

  2017年1-4月

  任职央行副行长后,项俊波曾主管部门条法司、内审司、征信管理局、会计财务司和党委宣传部。

  2016年,部分保险公司举牌稍有收敛,然而关于险资举牌的争议以及保险业发展方向的讨论一刻都没有停止。“万宝之争”进入白热化,“血洗”南玻A事件上演,险资面对实体上市企业虎视眈眈,而且险资还出现短炒出货套利,令市场一片哗然。

  2016年2月,中央第十四巡视组向保监会党委反馈巡视情况时称,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时有发生,仍存在办公用房超标,违规接受宴请、报销费用等问题;保险监管权力行使不规范,一些干部存在以权谋私,违规兼职取酬等问题;选人用人、干部管理方面问题较多,存在突击提拔干部现象,干部监督管理不规范,有的干部未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等。

  在传出“出事”之后,项俊波安全度过了两会,还于4月6日出席了保监会与地震局的签约仪式上并发表讲话。然而,最终项俊波还是没有躲过人生的地震,于4月9日也就是在市场传出被内部调查整整两个月,因涉嫌严重违规接受组织审查。

  时间回到2011年10月,项俊波出任保监会主席兼党委书记。彼时,保险业保费增速明显放缓,新单保费更出现负增长。此外,2011年上半年共61家公司出现亏损,偿付能力处于100%~150%的保险公司达到14家。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原保险保费收入约为1.43万亿元,相比于2010年的1.45万亿元甚至出现下滑。

  就在年初,人身险定价利率市场化改革破冰——保监会向各人身保险公司下发《关于开展人身保险费率政策改革试点的意见》。这意味着曾多次启动、多次搁浅的费率市场化改革正式启动。

  据不完全统计,在项俊波任职保监会主席的5年多时间里,加速审批和发放保险牌照,共批准成立或筹建的有32家财险公司、25家寿险公司、3家健康险公司、1家信用险公司、1家相互险公司,另外还发放了众多的险资资管牌照。

  2012年初期,项俊波仍一直在各地调研,调研多与金融改革相关。就在这一年年中,保监会组织了一场“保险投资改革创新闭门讨论会”,商议十余项保险投资新政,向行业内外征求意见稿。投资进一步放闸的消息一出,保险股集体翻红。

  在“放开前端、管住后端“的监管改革过程中,险企迅猛发展,但也为保险业带来新的问题。最为外界所关注的莫过于始于2015年年末部分险企在资本市场的激进投资,以及背后的资金来源问题。

  当时,有很多专家及分析人士都称,保监会能放开的保险资金运用领域基本都放开了,这对于保险业未来盈利能力及发展迅速来说是利好。

  项俊波成为首位在任上被审查的一行三会“一把手”,也是保监会成立以来首位被审查的主席。

  调研的初衷是了解行业的发展、存在的问题。上任之初,项俊波挨个邀约保监会部门领导谈保险行业各领域的看法和问题,随即开启了调研之旅。项俊波的足迹遍布广州、深圳、宁波等多个省市。

  保监会的这次“松口”,犹如打开了中国保险市场上的一个“潘多拉魔盒”,推动了万能险保险产品以高利率优势在市场上异军突起,成为一些名不见经传的中小保险公司加杠杆的利器。在资产荒的背景下,放开利率管制的万能险产品相对银行理财等存款替代品具备高收益特征,借此次保监会的监管松口,推动了万能险产品的爆发式增长,许多中小型保险公司因之迅速成长为行业巨鳄。

  而在保险业,业务规范和投资规范不断趋紧。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2月9日在广州举办的保险资金运用专题会上敲警钟,提出了行业存在的问题,非理性举牌、与一致行动人非友好投资、跨领域大额投资和并购、激进经营和激进投资等。

  2012年1月,项俊波首次以保监会主席的身份出席全国保险监管工作会议,他在会议上指出,要按照“抓服务、严监管、防风险、促发展”的基本思路,力争使我国保险业的发展、监管和服务到“十二五”期末迈上一个新台阶,加快推进由新兴保险大国向世界保险强国转变。

  一个月后,明确支持保险业推进资金运用市场化改革消息一出,保监会一口气推出13条投资新政,涉及投资债券、股权和不动产、理财产品等证券化金融产品、金融衍生品、股指期货可以参与境外投资进行委托投资等。

  打开“潘多拉魔盒”后,诸如前海人寿等新兴保险机构,其万能险产品利率甚至定到了7%~8%,使其保费收入成倍增加。有分析认为,为了对冲高利率高成本,险企纷纷到A股市场上进行投资、兴风作浪,万能险带来了巨大风险。

  与2006年版的“国十条”相比,升级版的新“国十条”国家层面的政策支持力度更大,对于保险从业人员的信心提振毋庸置疑。负债端产品费率的放行、资产端投资领域的开闸,直接促成了2014年险资投资收益率的再攀新高,达到6.3%,行业净利润突破2000亿元,同比翻番。与此同时,保险业务呈现出快速增长态势,保险市场蛋糕迅速膨胀,这其中就包括期限短、收益高的理财型保险。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