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杀入民生一战成名,揭秘安邦帝国

基金经理老鼠仓,说好保本变巨亏,买基金被坑请到【基金曝光台】!信用卡无故遭盗刷,银行存款变保险,理财被骗请猛戳【金融曝光台】!

基金经理老鼠仓,说好保本变巨亏,买基金被坑请到【基金曝光台】!信用卡无故遭盗刷,银行存款变保险,理财被骗请猛戳【金融曝光台】!

  中国经济周刊微信号:ChinaEconomicWeekly     

  (原标题:【经济ke】揭秘安邦帝国)

  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经济网  www.ceweekly.cn

  来源:侠客岛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永华 | 北京报道

图片 1

  责编:陈惟杉

  本栏目由侠客岛与《中国经济周刊》联合出品

图片 2

  5月5日下午,保监会对安邦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安邦人寿”)下发监管函,对安邦人寿作出三个月内禁止申报新产品的处罚决定。 

  5月5日下午,保监会对安邦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安邦人寿”)下发监管函,因安邦人寿报送的“安邦长寿安享5号年金保险”产品设计偏离保险本源,把长期年金保险“长险短做”,规避有关监管规定,扰乱市场秩序;“安邦e起赢两全保险(万能型)”产品报备材料中的中短存续期产品董事会决议无总精算师签字等原因,不予备案上述产品,并且自本监管函下发之日起三个月内,禁止安邦人寿申报新的产品。

  而最近一段时间内,围绕安邦的消息虚虚实实,也是吊足了围观群众的胃口——毕竟,从近两年前收购民生银行股份开始,这家始终处于低调状态的公司,才算真正进入了公众的视野。而在收购华尔道夫酒店、介入万科之争等事件之后,笼罩在安邦身上的神秘光环也未随着新闻而消减。 

  而此前一段时间,安邦人寿背后的安邦系始终处于舆论漩涡之中。

  这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能在短短的十几年内,从籍籍无名的保险新兵,发展成全球凶猛并购、总资产近2万亿的国内险资巨头?

  北京建国门外大街6号,天安门往东约7公里的安邦金融中心,是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安邦集团”)的总部所在地。

  今天经济ke的文章,是《中国经济周刊》的最新封面文章《揭秘安邦帝国》略压缩编辑而来。文章略长,料颇多,行文亦细致。毕竟,这家“神秘”公司之前吸引外界关注的地方太多,而如文章所言,在过去的13年中,“其发展的几个关键节点,均与当时的政策若合符节,每一步都踩准了政策的节奏,甚至提前布局,一旦政策之门打开一条小小缝隙,安邦就闪身而入”。

  安邦集团官网称,其业务领域涵盖寿险、财产险和意外险、健康险、养老险、银行和资产管理,是中国最具盈利能力的保险公司之一。其总资产超过1.9万亿元。

  祝大家新的一周愉快。

  从籍籍无名的保险新兵,到国内险资巨头,再到全球凶猛并购,安邦集团仅用了13年的时间。而其发展的几个关键节点,均与当时的政策若合符节,每一步都踩准了政策的节奏,甚至提前布局,一旦政策之门打开一条小小缝隙,安邦就闪身而入。

  崛起

  崛起  

  安邦帝国的前世今生

  安邦帝国的前世今生

  >>代销车险起家 

  2004年安邦集团前身成立,依靠代销车险起家

  安邦集团官网资料显示,2004年,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安邦财险”)正式成立,并在北京开设第一家分支机构,这正是安邦集团的前身。 

  安邦集团官网资料显示,2004年,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安邦财险”)正式成立,并在北京开设第一家分支机构,这正是安邦集团的前身。据媒体报道,安邦财险的发起人为包括上海汽车集团(下称“上汽集团”)在内的7家法人单位,上汽集团时任总经理胡茂元成为安邦财险首任董事长。

  据媒体报道,安邦财险的发起人为包括上海汽车集团(下称“上汽集团”)在内的7家法人单位,上汽集团时任总经理胡茂元成为安邦财险首任董事长。

  依托上汽集团,2005年开始,安邦财险在上汽的4S店代理销售车险,当年,安邦财险的保费收入就突破了10亿元。2008年,成立仅4年的安邦财险成为全国第一家获得许可,可同时在全国所有省份开展电话营销的企业,这再次推动了安邦财险的业务爆发式增长。

  依托上汽集团,2005年开始,安邦财险在上汽的4S店代理销售车险,当年,安邦财险的保费收入就突破了10亿元。2008年,成立仅4年的安邦财险成为全国第一家获得许可,可同时在全国所有省份开展电话营销的企业,这再次推动了安邦财险的业务爆发式增长。

  至2011年年底,安邦财险多次增资扩股,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下称“中石化”)一度成为其最大的单一股东,而上汽集团、联通租赁集团有限公司、标基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等三家企业则始终位居安邦财险大股东之列。

  至2011年年底,安邦财险多次增资扩股,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下称“中石化”)一度成为其最大的单一股东,而上汽集团、联通租赁集团有限公司、标基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等三家企业则始终位居安邦财险大股东之列。 

  然而,这家安邦财险如今显示的存续状态为“注销”,其工商信息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显示为一片空白。不过,《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查阅公开资料发现,保监会《关于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修改章程的批复》显示,直至2014年,胡茂元仍为安邦集团法定代表人,后变更为吴小晖。

  然而,这家安邦财险如今显示的存续状态为“注销”,其工商信息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显示为一片空白。不过,《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查阅公开资料发现,保监会《关于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修改章程的批复》显示,直至2014年,胡茂元仍为安邦集团法定代表人,后变更为吴小晖。

  2011年,保监会批准安邦财险进行集团化改组,同年12月31日,新的安邦财险成立,注册资本金为370亿元。2012年,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

  2011年,保监会批准安邦财险进行集团化改组,同年12月31日,新的安邦财险成立,注册资本金为370亿元。2012年,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

  安邦财险2016年财报显示,其资产总计7955亿元,较2015年增长202%。

  安邦财险2016年财报显示,其资产总计7955亿元,较2015年增长202%。

  安邦财险:“蛇吞象”并购成都农商行

图片 3

  纵观安邦系13年发展历程,2011年入主成都农商行无疑是关键一步。

  >>“蛇吞象”并购 

  成都农商行由原来的成都市农村信用社于2009年12月更名后成立,2010年1月正式挂牌,成都市5家国有企业合计持有成都农商行30.99%的股份。当年12月,成都农商行计划增资扩股:以每股定价1.6元新增41.02亿股,而引入的战略投资者便是安邦财险。

  纵观安邦系13年发展历程,2011年入主成都农商行,无疑是关键一步。

  彼时,成都农商行保持着高速增长的势头。截至2010年年底,成都农商行的资产总额已达1603亿元,较两年前增长41.6%;各项存款余额1315亿元,较两年前增长74.2%;各项贷款余额826亿元,较两年前增长64.2%。

  成都农商行由原来的成都市农村信用社于2009年12月更名后成立,2010年1月正式挂牌,成都市5家国有企业合计持有成都农商行30.99%的股份。当年12月,成都农商行计划增资扩股:以每股定价1.6元新增41.02亿股,而引入的战略投资者便是安邦财险。

  作为“战略投资者”的安邦财险,当时的注册资本只有51亿元,总资产256.74亿元,全年营业收入73.83亿元,净利润5.08亿元。2011年,安邦财险获得成都农商行35%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成都市国有资本系统的5家企业在成都农商行的合计持股下降至21.99%。此后,安邦系多位人士进入农商行管理层。

  彼时,成都农商行保持着高速增长的势头。截至2010年年底,成都农商行的资产总额已达1603亿元,较两年前增长41.6%;各项存款余额1315亿元,较两年前增长74.2%;各项贷款余额826亿元,较两年前增长64.2%。

  这笔被外界称为“蛇吞象”的收购,让安邦财险资产规模达到千亿级别。在成都农商行2016年的董事长致辞中,安邦人寿董事、成都农商行董事长陈萍强调,2011年12月,成功引入战略投资者,并将“引资”与
“引智”“引技”紧密结合,实现了华丽转身,进入发展新时期。

  作为“战略投资者”的安邦财险,当时的注册资本只有51亿元,总资产256.74亿元,全年营业收入73.83亿元,净利润5.08亿元。但2011年,安邦财险获得成都农商行35%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成都市国有资本系统的5家企业在成都农商行的合计持股下降至21.99%。此后,安邦系多位人士进入农商行管理层。

  2015年年初,吴小晖谈及这次并购时称,成都农商行坏账率从18%降到了0.85%,ROE保持20%以上,“资产规模增长三倍,从一个西部地区(农商行)成为全国第一,这还是要有点商业模型能力的。”

  这笔被外界称为“蛇吞象”的收购,让安邦财险资产规模达到千亿级别。在成都农商行2016年的董事长致辞中,安邦人寿董事、成都农商行董事长陈萍强调,2011年12月,成功引入战略投资者,并将“引资”与 “引智”“引技”紧密结合,实现了华丽转身,进入发展新时期。 

  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年末,成都农商行的总资产是4293亿元,而到2014年年底时,成都农商行的总资产约为6000亿元。其资产扩张步伐随后放缓,截至2016年年末,全行资产总额
6731
亿元。另一方面,成都农商行2016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42.47亿元,同比略有下降。

  2015年年初,吴小晖谈及这次并购时称,成都农商行坏账率从18%降到了0.85%,ROE保持20%以上,“资产规模增长三倍,从一个西部地区(农商行)成为全国第一,这还是要有点商业模型能力的。”

  安邦人寿:依靠万能险崛起?

  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年末,成都农商行的总资产是4293亿元,而到2014年年底时,成都农商行的总资产约为6000亿元。其资产扩张步伐随后放缓,截至2016年年末,全行资产总额6731亿元。另一方面,成都农商行2016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42.47亿元,同比略有下降。

  2010年,安邦人寿成立,其注册资本为37.9亿元。同一年,安邦系收购瑞福德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并更名为“和谐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和谐健康”)。至此,安邦系已经拥有财险、寿险、健康险等多块牌照,安邦系保险金融集团雏形已经基本形成。

图片 4

  安邦人寿2016年年报显示,截至2016年底,公司资产总计1.45万亿元。如此惊人的增长,恰逢保监会原主席项俊波主导下的保险市场化改革期间,保险资金运用得以松绑,以万能险为主的理财险更推动了一批险资黑马的成长。

  4月26日,吴小晖接受《新京报》专访

  同时,保险公司的负债端产品费率放开、资产端投资领域开闸。2014年年初,普通型人身险产品的利率首先放开,由2.5%提升至3.5%。按照监管层公布的思路,人身险费改路线图依次为普通型、万能型和分红型,并争取在2015年底前全面实现人身险利率市场化。

  >>万能险崛起 

  2015年2月16日,保监会发出通知,废除2007年开始执行的《万能保险精算规定》,取消万能险不超过2.5%的最低保证利率限制,将万能险产品利率市场化,改由保险公司自行决定,并从当日起正式执行这一政策。

  2010年,安邦人寿成立,其注册资本为37.9亿元。同一年,安邦系收购瑞福德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并更名为“和谐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和谐健康”)。

  于是,市场上销售的万能险整体收益率高达6%~7%,个别万能险产品利率高达8%。这催生了一批险资新贵,安邦人寿、前海人寿等新进寿险公司的产品结构都更加偏重投资型寿险产品,其中万能险、分红险等投资类险种占公司总保费的比例远高于传统寿险产品。2016年,安邦人寿原保险保费收入约为1142亿元,而被认为代表万能险规模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则达到2162.9亿元。

  至此,安邦系已经拥有财险、寿险、健康险等多块牌照,安邦系保险金融集团雏形已经基本形成。

  与此同时,险资在资本市场高调出手,对一些知名的实体类上市公司频频举牌。特别是在2016年,险资举牌成为资本市场的年度大戏,最终引发了证监会等监管层的高度关注和强烈批评。

  安邦人寿2016年年报显示,截至2016年底,公司资产总计1.45万亿元。如此惊人的增长,恰逢保监会原主席项俊波主导下的保险市场化改革期间,保险资金运用得以松绑,以万能险为主的理财险更推动了一批险资黑马的成长。 

  于是,万能险等政策在2016年年末终于踩急刹车。保监会于2016年12月底在官网发表文章称,为规范万能险业务发展,落实“保险业姓保”的政策理念,保监会密集出台了规范中短存续期产品、完善人身保险产品精算制度、强化人身保险产品监管等多项规定,对万能险的规模、账户管理、保障水平、结算利率等进行了完善和规范。2016年5月至8月,保监会对前海人寿、恒大人寿、华夏人寿、东吴人寿等9家公司开展了万能险专项检查,并对发现问题的公司下发了监管函,责令公司进行整改,其中并不包括安邦系旗下险企。12月5日,保监会针对前海人寿万能险账户管理整改不到位,对其采取了停止开展万能险新业务的监管措施。

  同时,保险公司的负债端产品费率放开、资产端投资领域开闸。2014年年初,普通型人身险产品的利率首先放开,由2.5%提升至3.5%。按照监管层公布的思路,人身险费改路线图依次为普通型、万能型和分红型,并争取在2015年底前全面实现人身险利率市场化。 

  新政效果立竿见影,万能险进入速冻模式。今年5月3日,保监会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一季度,被认为代表万能险规模的人身保险公司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为2313.4亿元,同比下降约61.24%。

  2015年2月16日,保监会发出通知,废除2007年开始执行的《万能保险精算规定》,取消万能险不超过2.5%的最低保证利率限制,将万能险产品利率市场化,改由保险公司自行决定,并从当日起正式执行这一政策。

  安邦人寿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约17.6亿元,相比于去年同期的1016亿元,同比下降约98%。不过,安邦人寿今年一季度原保费收入猛涨至1874亿元,相较于2016年一季度的234.36亿元,增幅达7倍。仅次于国寿股份位列人身保险公司的第二位。但安邦人寿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一季度末,安邦人寿净现金流为-57.04亿元,而就在去年底,这一数字为260亿元。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安邦人寿现金流转负或与2016年下半年以来保监会收紧万能险监管有关。

  于是,市场上销售的万能险整体收益率高达6%~7%,个别万能险产品利率高达8%。这催生了一批险资新贵,安邦人寿、前海人寿等新进寿险公司的产品结构都更加偏重投资型寿险产品,其中万能险、分红险等投资类险种占公司总保费的比例远高于传统寿险产品。

  举牌  

  2016年,安邦人寿原保险保费收入约为1142亿元,而被认为代表万能险规模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则达到2162.9亿元。

  新兴险企偏爱哪些股票?

  与此同时,险资在资本市场高调出手,对一些知名的实体类上市公司频频举牌。特别是在2016年,险资举牌成为资本市场的年度大戏,最终引发了证监会等监管层的高度关注和强烈批评。

  举牌民生银行一战成名,两年多后引来“贷款千亿”质疑

  于是,万能险等政策在2016年年末终于踩急刹车。保监会于2016年12月底在官网发表文章称,为规范万能险业务发展,落实“保险业姓保”的政策理念,保监会密集出台了多项规定。2016年5月至8月,保监会对前海人寿、恒大人寿、华夏人寿等9家公司开展了万能险专项检查,并对发现问题的公司下发了监管函,责令公司进行整改,其中并不包括安邦系旗下险企。

  2014年举牌民生银行(600016.SH),安邦系一战成名。此前,安邦系在资本市场并未引起太多关注。

  新政效果立竿见影,万能险进入速冻模式。今年5月3日,保监会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一季度,被认为代表万能险规模的人身保险公司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为2313.4亿元,同比下降约61.24%。

  2014年11月起,安邦系加快了对民生银行增持的步伐,11月底持股比例超过5%,民生银行一纸公告让安邦系浮出水面。此后十几天,安邦系快速加码,当年12月19日,民生银行发布公告称,安邦人寿、安邦财险、和谐健康、安邦集团持股比例分别为4.06%、2.69%、1.22%、1.084%,加上收购0.94%股本的委托表决权,安邦系持股比例合计10%,成为民生银行第一大股东。

  安邦人寿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约17.6亿元,相比于去年同期的1016亿元,同比下降约98%。不过,安邦人寿今年一季度原保费收入猛涨至1874亿元,相较于2016年一季度的234.36亿元,增幅达7倍。仅次于国寿股份位列人身保险公司的第二位。但安邦人寿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一季度末,安邦人寿净现金流为-57.04亿元,而就在去年底,这一数字为260亿元。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安邦人寿现金流转负或与2016年下半年以来保监会收紧万能险监管有关。

  安邦系并未止步于此,而是继续增持民生银行。截至2016年,安邦人寿、安邦财险、和谐健康、安邦保险合计持有民生银行16.79%的A股股权,安邦集团位列第一大股东。

图片 5

  安邦系的强势杀入,改变了民生银行1996年成立以来的股权结构。民生银行是中国第一家主要由民营企业发起设立的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登记成立时,民生银行的注册资金为13.8亿元,总股本为1.38亿股,创始股东数高达59家,其中48家为民营企业,股东最大持股比例仅为6.54%,股权极为分散。之后,民生银行历经多次股权变更,虽有所集中,但单个股东持股比例从未超过10%,始终未曾出现一股独大的局面。外界普遍认为,民生银行独特的股权架构有利于公司治理。

  举牌

  但股权分散的民生银行最终却成为了安邦系的“猎物”。而投入巨资的安邦系所图谋的似乎并非成为财务投资者那么简单,越来越多的信号显示其在民生银行提升话语权的努力。

  新兴险企偏爱哪些股票?

  2017年1月,民生银行发布公告称,与安邦集团签署代理销售金融产品业务合作框架协议。如此一来,民生银行提升其零售业务中介业务收入规模,安邦集团则扩大产品销售渠道。事实上,安邦集团旗下的安邦人寿高度依赖银行渠道。2016年,安邦人寿保险业务收入1372.4亿元,银行代理渠道实现保险收入1145.9亿元,占所有销售渠道保险业务收入的比例为87.5%。

  >>一战成名 

  而在今年4月底,有媒体报道称,安邦现金缺口巨大,其海外收购可能从民生银行获得了千亿元级别的贷款。对此说法,4月28日,安邦集团新闻发言人回应称,安邦保险在民生银行没有一分钱的贷款,根本不存在向民生银行“贷款千亿”的问题。

  2014年举牌民生银行(600016.SH),安邦系一战成名。此前,安邦系在资本市场并未引起太多关注。

  安邦举牌逻辑——偏爱银行股,所选标的大多股权分散、收益率高

  2014年11月起,安邦系加快了对民生银行增持的步伐,11月底持股比例超过5%,民生银行一纸公告让安邦系浮出水面。此后十几天,安邦系快速加码,当年12月19日,民生银行发布公告称,安邦系持股比例合计10%,成为民生银行第一大股东。

  其实在民生银行之前,招商银行(600036.SH)就已成为安邦系瞄准的目标。2013年12月10日,安邦财险持股比例达到5%,此后安邦财险一路增持,招商银行2014年报显示,其持股比例达10.72%,而截至2017年3月31日,安邦财险始终保持这一持股比例。

  安邦系并未止步于此。截至2016年,安邦系合计持有民生银行16.79%的A股股权,安邦集团位列第一大股东。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发现,在安邦财险入股招商银行前,安邦集团已多次出现在招商银行十大股东的名单中。在2013年5月底举行的2012年度股东大会上,安邦集团就曾有意进入招商银行董事会,但遭股东大会否决。2015年7月,安邦财险董事长张峰被增补为招商银行第九届董事会非执行董事,安邦系终于如愿进入招商银行董事会。

  安邦系的强势杀入,改变了民生银行1996年成立以来的股权结构。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发现,安邦系举牌对象多为股权较为分散的行业或区域龙头,所选标的主要为金融与地产两大板块,并似乎“偏爱”银行股。除去举牌招商银行、民生银行,2016年年初,工、农、中、建四大行先后发布2015年报,外界才发现,安邦系在四大行中均成为排名前十的股东。

  民生银行是中国第一家主要由民营企业发起设立的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注册资金为13.8亿元,总股本为1.38亿股,创始股东数高达59家,其中48家为民营企业,股东最大持股比例仅为6.54%,股权极为分散。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