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出手,长租房之殇

再者,比租金上涨更可怕的是租金上涨预期已经筑成。这里面有2个因素,第一机构运营的房源越来越多,租户现在很难再通过个人找到优质的房源,选择中介服务就意味着要付额外的成本,如此一来中介就有恃无恐可以要挟涨价,毕竟算下来换租成本太高,还要交额外的服务费,很多人不得不选择接受涨租;第二,照面媒体说,这么多年来,从房东到租户,似乎都接受了一个潜意识:除非经济危机,房租,可以涨,但不可以跌。

18日早上,胡景晖的微信朋友圈也证实了这则信息。

机构数据显示,一线城市中,北京、上海、深圳三个城市租金环比上涨,涨幅分别为2.4%,2.1%和3.1%,看起来似乎并不高,但实际感受却大有不同。

“针对近期媒体关于个别住房租赁企业哄抬租金抢占房源的报道,我委高度重视,联合市银监局、市金融局、市税务局等部门于8月17日集中约谈自如、相寓、蛋壳公寓等主要住房租赁企业负责人。

图片 1

其次,中介掌控着定价权。

上海、深圳的情况也有些类似。在深圳市福田区,两个月前还能找到一些月租在3000块钱以内的一居室,但现在已经很难了。据中介网站数据显示,宝安和龙岗区域,房租以300-500元的价格在上浮。

严查不按约定用途使用融资资金的行为;

房地产调控“房住不炒”的口号喊得震天响,2年间楼市血雨腥风,调控大招一个接一个地密集释放,但怎奈房价好像有自己的想法,任尔东南西北风我自岿然不动——房价就是不跌!刚需在抱怨政策无效时,蓦然回首才发现利率已经普遍上浮了20%-30%,有不遵守纪律的城市甚至直接上调了40%。

不同中介公司的涌入,导致房源、租户上的竞争非常激烈。为了在拼抢中占据更多优势,部分中介公司不惜从银行借贷,以高于市场价的方式争抢房源。为了抵消前期的投入,他们又会把损失转嫁给租客,人为抬高收房价格,从而保证盈利。这就是文章开头胡景晖爆料的内容,他个人也因为触怒了利益集团,而被切分。

图片 2

图片 3北京租赁房源渠道

图片 4

中介公司一旦倒闭,对于房东来说,接下来他将收不到任何租金。这种情况下,任何房东都不会容留租户继续租住。对于租户来说,由于已经预付1年的租金,在房东强势要求搬离的情况下,势必采取所有方式来维权。这就演变成了一个社会问题。

铁腕整顿后,相信租赁市场会规范很多。本来打算转身离开的租客们还是看到了希望,可以放下打包好的行囊,再给这个曾经寄托理想和未来的城市一个机会吗?

严查不按规定进行租赁登记备案的行为。

租金到底涨了多少?

图片 5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在朋友圈宣布辞职

昨天上午事情终于出现了转机:北京住房租赁企业召开座谈会,会议上北京10家主要住房租赁企业承诺不涨租金,将手中12万套房投向市场,哄抬租金的中介人员,一经查实从严处理。

大环境的导向会催生更多商业模式的出现,到那时,资本力量又会卷土重来。等到它们出现,还会不会有另外一个胡景晖来引爆这些问题?

不仅如此,房东和居间服务公司更是以此要挟租客做出选择,如不接受这个价格,立刻可以打包走人。更有网友爆料,自己租的房子面临到期,中介更是狠到其中2次提价的恶心做法。该网友自述,感觉尊严扫地,一怒之下搬离后才发现整个区域都涨了,自己不仅找不到合适的房子,花费的租金更高了。

首先,中介掌控着租房渠道。

图片 6

拭目以待。

图片 7

“当日晚间,我爱我家官方声明称,部分媒体报道的“胡景晖炮轰长租公寓推涨房租”的言论是其个人看法,仅代表其个人态度,并不代表我爱我家的观点。”

据悉在我爱我家干了18年的大功臣胡景晖“被离职”就是因为其在8月17日召开电话会议解读房租上涨的热点问题时,将最猛烈的炮轰对准了竞争对手自如、蛋壳。揭底了链家自如等企业不惜高资金垄断房源,痛斥其吃相太难看。被老左一个电话丢了饭碗。

对房东:-7000*3=-21000

奇哥认为,靠机构承诺还不足以彻底解决房租非理性上涨的问题,我们同样需要建立健全保障低收入者权益的相关法律法规进行约束,其它国家也有一些积极有用的政策可以借鉴。比如德国的房屋租赁法规定,出租者无权将现有租户赶走,规定租金上涨幅度3年内不得超过20%这一上限。如果出租者提高房租的幅度超出法律规定的上限,租户有权向法院提起诉讼。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的当时笼罩在共享汽车上的资本力量。不同资本为了争夺出行市场,在共享汽车上投入了巨资。通过补贴的方式,由资本控制的滴滴、快滴等一系列新兴公司对共享汽车司机和用户展开了拉网式的攫取。

随后专家学者纷纷建言献策称,要用行政手段压制租金上涨,像调控楼市一样必须把租赁也纳入调控范围。

通过这样的方式,中介公司平白获取了一笔活动资金。在乘以租房的成交量之后,这笔钱会大的可怕,更别提中介公司还掌控着房源租赁渠道和定价权。通过进一步抬高租金,财富的雪球越滚越大。拿着这笔现金,中介公司可以大肆进行投资和并购,高额的回报让越来越多的中介公司加入到长租行列中来。

首先,通过上图我们可以清晰得看到,如今的租赁市场基本上初具规模的企业都已经被逐利的资本全面入侵了,其中最近最大的一笔租赁市场的融资,当属链家旗下的自如品牌,A轮40个亿,领投方为华平投资、红杉资本中国基金、腾讯3家机构,华兴新经济基金、融创中国、泛大西洋投资、源码资本、海峡资产、新希望等机构跟投。

严查哄抬租金扰乱市场的行为;

曾几何时,我们还能自我安慰说,买不起房子至少我们还能租得起啊。谁知风云诡谲,短短数月之后,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便传来“噩耗”:房价没降,房租猛涨!北京上海最高涨幅达30%之多,郁闷和失望之情成功地从购房者身上转移到了租户身上。

那么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不同中介公司之间不齐心。为了争夺市场互相打价格战,租赁的价格必然会受影响,从而达不到这么高的涨幅。

到底谁是推高租金的元凶?

由于二房东和个人直租的风险性和非专业性,加上提供租住保障专业机构占比的底下,掌控40%租赁房源渠道的中介,成为了租房渠道上的霸主。同时,由于技术的导入,大型中介公司可以在自己开发的租房APP上,通过内容排序,恶意操控信息的方式,锁死个人房东的招租信息,继续加大这一优势。

权威媒体撰文称,必须强化“房租不是用来炒的”的定位,遏制资本兴风作浪,坚决斩断房租非正常上涨的推手。

为什么会有这么惊人的增长呢?

财经专家齐俊杰甚至撰文揭露了被资本入侵后的这些租赁企业的疯狂做法,他在文中分享了一段企业间为垄断房源近乎于决绝的操作:蛋壳公寓和链家自如,目前就在市场上公开争夺房源,在天通苑房东心里预期只有7500的房子,结果自如给抬到了8500,蛋壳加到了9000,自如又加到9500,最后蛋壳疯了一样加到10800,连房东都是一脸懵逼。

图片 8鼎家疑似破产

众所周知,资本涉足的行业基本都是血雨腥风,租赁市场也不例外。这大概是本轮各大城市租金上涨的第一大原因吧。

之后需支付房东:7000元/月

8月17日北京住建委等多个部门集中约谈自如、相寓、蛋壳公寓等主要住房租赁企业负责人,要求他们不得利用银行贷款等融资渠道获取的资金恶性竞争抢占房源;不得以高于市场水平的租金或哄抬租金抢占房源;不得通过提高租金诱导房东提前解除租赁合同等方式抢占房源。

约谈会明确要求住房租赁企业:

通过记者调查和网友爆料,7月份北京房租租金最高涨幅已经高达30%,其中东城区和顺义区涨幅均在10%以上。据中国房地产协会官方网站数据,同比来看,北京平均租金同比上涨21.89%。

不过另外一个担心又浮现出来。在“房住不炒
租售并举”的大格局下,租房涨价近乎成了一个必然。与此同时,我们还会发现,为了城市安定美观,许多一线城市在集中清理廉租房、隔断间、城中村。房源数量的减少势必会进一步的刺激租房价格的上扬。

图片 9

一则人员变动的消息为何会引爆网络,成为全民讨论的热点?

图片 10

简单的租赁过程,突然之间有了变化。这种变化主要反应的几个方面:首先,想要自己寻找房源的人,突然发现自己找不到房子了。其次,跟房东签了合同的租户,突然有一天被房东勒令退租。甚至有不少房东主动提出赔偿违约金,强制让租户搬离。最明显的变化是,房租突然爆发式的上涨,并且越来越离谱。

群组整顿,低租金居住的传统容器走进历史,必然导致租金的上涨。事实上,政府的这些做法并没有彻底挤走这些低收入者,他们为了生活还是毅然选择留在拥有更多机会的大城市,但留下就等于被迫来一次相对昂贵的租房升级。因为人数众多,他们对原有租赁大池子里的其他人,又构成了一次被动的价格升级。租金上涨这是原因之二;

随后就传来胡景晖被离职的消息。

图片 11

一经查实,各部门将从严处罚、联合惩戒。”

调控没等来价格的实惠,谁曾想刚需们却又成了食髓知味的资本家们再次“收割”的猎物,买房成了本世纪最大难题。

相关部门立即采取行动,以下信息来源于北京市住房和建设城乡委员会:

转机出现,租户悬着的心可以放下了?

一样的套路,先是通过给予房东高于市场的价格,拿到足够多的房源。举个例子,房东期望的月租金是6500元/月,中介公司会以每个月7000元的价格拿下房源,并预付房东3个月的租金。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