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亏损,限竞房热销楼盘为何遭质疑

前述分析师认为,因为市场呈现下行,限竞房并没有像之前预想那样出现疯抢,这可能也是政府部门不敢贸然出台摇号政策的原因。据其了解,北京限竞房市场上有很大一部分是换房需求,如果出台了摇号政策,购房者就需要卖掉名下的住房才有资格参与摇号,显然,在不确定能够买到心仪的住房前,不会有多少购房者会冒险卖房以换取摇号资格。

中原地产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包括限竞房在内,2019年北京新建商品住宅成交量虽然同比上涨了57%,但由于2018年、2019年住宅供应量连续两年均超过4万套,商品住宅库存量达8万套,刷新了最近8年的最高纪录。

一位不愿具名的房地产分析师对中新经纬表示,北京的限竞房项目没有统一的摇号政策,是由开发商在主导摇号选房。海淀区房管局的上述工作人员称,项目是否摇号,要由北京市住建委来定,对于一些关注度较高的楼盘,按照惯例会采取摇号选房。这名工作人员还说:“政府不会介入摇号,如果项目采取了公正摇号,公证处会进行监督。”

多数项目将亏损

至今年8月初,一个名为“西山锦绣府”的H5链接开始在北京的购房微信群中传播,该链接介绍了项目的区位、建筑风格、户型等情况。在H5的最后一页,有一个市场调研的报名入口,在“公司名称”一栏中,出现了十几家紫光系企业名称的选项,在“办公地点”一栏中,又出现了紫光系各个公司办公场所的选项。该链接流传开后,不少北京的房产大V和购房者质疑紫光科城私下进行项目的内部销售。

张大伟建议购房者,今后购买住宅时,应该适当考虑房价与地价存在一定空间的项目,这样会减少质量问题出现的几率。

“现在参与热门楼盘摇号的购房者,一般都是先摇到号再去卖房或腾挪首付款,开发商也会给出一段时间让客户筹措资金。如果按照其他城市的摇号政策来执行,北京的热门项目估计也卖不动。”这位分析师说。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对中新经纬客户端分析,一般情况下,地价占到房屋售价的30%,再刨去建安、营销、税费等成本,项目才能盈利,而现在北京很多限竞房地价占房价的比例过高,是亏损的重要原因。

2017年正值北京房地产市场的高点,西山锦绣府5万多元的销售均价,与周边的二手房价格形成了巨大的价差。不过,一年多过去了,该项目迟迟没有入市,这引得不少购房者的遐想,期间,各类消息也不断传出。

2018年9月,突破8万元/平方米限价红线、销售均价达9.5万元/平方米豪宅项目华润昆仑域陷入质量风波,引发不小的关注。有分析认为,虽然华润昆仑域打破了北京住宅的限价红线,但与当时周边12万元/平方米二手房相比,售价依旧偏低,盈利水平不高甚至陷入亏损,这或许是品质打折扣的原因所在。

中原地产研究中心数据显示,从2018年6月10日开始,北京合计入市的限竞房项目达到60个,共计92期,供应住宅套数达42979套,但仅有18788套完成网签。限竞房平均网签均价为48933元/平方米,网签完成率只有43.7%。

中新经纬客户端1月5日电
(薛宇飞)为平抑过快上涨的房价,限定商品房最高售价的限竞房应运而生,并迅速成为近两年北京新房市场上的供应主流。由于价格稍低,限竞房被认为是购房者的“福利房”,但这对房企来说,不见得是好事。机构数据显示,受房价与地价价差较小、销售周期拉长、融资成本高等因素影响,北京入市交易的限竞房项目有80%会出现亏损。

贝壳找房数据显示,如今,西山锦绣府所在的西北旺区域周边二手房的报价多在7.4万元~8.2万元/平方米,其中豪宅项目西山壹号院售价为10万元/平方米,东馨园、东旭园等建成时间较早的老小区报价在6.6万元/平方米。西山锦绣府住宅项目的面积有89平方米、155平方米、180平方米,以最小89平方米的户型计算,购得该项目单套住房,至少获利百万元。

在北京工作多年后,2018年8月,童玲(化名)拿着凑齐的首付款买下了房山区旭辉城项目的一套住宅,加上一些杂项支出,房子的均价接近3.9万元/平方米。

一些热销楼盘实施摇号选房,成为保证购房者公平、公正买房的手段,在楼市火热的2017年、2018年,上海、杭州、成都等数个城市相继出台了摇号选房政策。杭州市2018年4月发布通知称,商品住房项目应采取公证机构主持摇号方式开展销售工作,房地产开发企业应一次性公开销售所有准售房源,不得分批销售。

北京朝阳区一在建楼盘 中新经纬 薛宇飞 摄

西山锦绣府的开发商是北京紫光科城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天眼查数据显示,紫光科城有两个法人股东,一个是紫光集团旗下的公司,另一个是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名下的私人企业控股的公司,后者是紫光科城的控股股东。

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分析师陈霄称,相比不限价的商品住宅,限竞房项目价格相对较低,建造成本、财务管理费用、营销费用、各项税费等支出大概占到房屋售价的30%,开发商的利润空间被压缩。同时,限竞房项目存在同质化严重、位置比较偏僻等劣势,导致去化情况不佳,盈利更加困难。

为应对开发商在摇号中的人为排序,一些城市要求参与摇号的楼盘向刚需人群倾斜。杭州市规定,对“无房家庭”给予倾斜,提供一定比例的房源保障;成都市要求,商品住房按照“棚改货币化安置住户、刚需家庭、普通登记购房人”的顺序摇号排序、依序选房。

中新经纬客户端注意到,在销售不畅与供应增加的双重挤压下,除少数地理位置好、配套成熟的限竞房项目按照最高限价出售住宅外,多数楼盘的实际售价都与最高限价留有一定的空间,类似旭辉城的降价行动,在其他楼盘并不鲜见。

北京市海淀区房管局的一名工作人员对中新经纬表示,他们之前注意到了网上的一些消息,已经主动约谈开发商,要求销售时做到公平、公正。

张大伟称,企业无利可图,给限竞房项目留下不小的质量隐患,未来交付的项目出现质量问题的概率有所加大。在房价上涨阶段,购房者买的越早赚得可能越多,即使出现质量瑕疵,也不会十分计较。但现在不同了,限竞房价格并没有上涨,反而下跌了,这个时候如果房屋再出现质量问题,会引发购房者反弹,小问题也会变成大矛盾。

01 内购消息不断,项目负责人否认

新建商品住宅库存高企,与限竞房供应激增有关。该机构称,2018年以来,北京合计供应新建住宅达9.5万套,其中5.44万套是限竞房,占到市场供应的68%。限竞房项目也在大量积压,累计库存量达3.38万套。

关键词阅读:摇号 内部销售

在企业无利可图的情况下,楼盘的交付质量引起了市场关注,在北京,即使是单平方米动辄十万元、总价款超千万元的豪宅项目,也不乏因为质量问题而出现维权的情况。业内人士指出,2020年、2021年将是限竞房项目的交付大年,房屋质量问题应引起各方高度关注。

8月份以来,中新经纬所在的多个购房微信群内,都在讨论该项目疑似存在的内购问题。中新经纬近日在西山锦绣府项目所在地看到,工地已经有吊车等工程机械在施工,不时有运输车在工地出入。一名工人称,现在正在挖基坑,工人的活动板房也正在搭建。

张大伟称,房价与地价差距较小,开发商在拿地时就已经知道,之所以还敢高价拿地,是出于对市场的未来预期较好。出让较早一批限竞房地块时,市场还比较热,开发商相对乐观,对项目的地下货值预估较高,同时,由于限竞房售价低,开发商认为项目会快速实现去化,财务成本也低,可以实现盈利。但随着市场下行,销售变得比较缓慢,地下货值也难以卖出高价格,利润慢慢就被融资成本吞噬了。

02 开发商主导摇号,如何保障公平?

2019年年末至今,北京相继出让了不少不限价地块,陈霄认为,出让不限价地块是顺应市场发展现状的政策微调,一定程度上能提高房企拿地的积极性,对于企业盈利是一个利好。严跃进称,限竞房暂时不会退出市场,但需要进一步优化、调整。(中新经纬APP)

套利空间的存在,使得北京少数“限竞房”项目出现“僧多肉少”的现象,一些楼盘也采取摇号选房的策略加以应对。与其他城市的摇号政策不同的是,北京“限竞房”摇号是在开发商主导下进行的,这不免让内部购房、捆绑搭售等各类未经证实的消息满天飞。在一些购房者看来,限竞房“网红”楼盘是否能做到公开、公平、公正地销售,是他们目前最为关心的问题。

克尔瑞研究中心2019年10月底也称,对北京2016、2017年成交的86幅含宅地块的运营情况进行统计分析发现,在已经开盘的66个项目中,只有三成项目盈余,超七成项目面临亏损。在限竞房中,西城天铸、金辰府、颐璟万和、禧瑞春秋、北京岭秀、观承别墅•大家的房价地价差分别约为17423元/平方米、14975元/平方米、8348元/平方米、7652元/平方米、6926元/平方米、3742元/平方米,这些项目都将亏损。

“我们是严格按照政府的要求做的,内购是不存在的。”对于市场上传出的内购消息,西山锦绣府的一位负责人如是告诉中新经纬。西山锦绣府是北京百余个“限竞房”项目中的一个,由于政府限价较低、与周边二手房存在着每平方米1~2万元的价差,这个项目因此“未售先火”。

其实,随着北京房地产市场进入低迷期,后续再入市的限竞房地块的出让溢价率已经走低,张大伟称,预计这些项目的亏损面有可能降低,但限竞房市场的竞争依然惨烈。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