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光投影PK液晶电视胜算几何,海信激光

图片 1

据了解,超短焦4K激光影院电视是一种完全不同于常规显示器的显示技术,或许用“显示”二字并不准确,更准确的应该是“投影”。它的影像并非显示器主动显示,而是依靠一个主机盒来投影。正是得益于这种技术,以此为显示器的彩色电视机在大屏幕上更具优势,价格也远低于相同尺侧的液晶电视。
从LCD到LED,再到OLED(有机发光二极管显示器),最近五年,彩色电视的显示器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变革,超短焦4K激光投影能否成为下一代显示器革新的引领者呢?
超大屏电视遭遇价格瓶颈
客厅经济是目前的一个热门话题,而大屏电视则在客厅经济占据着重要作用。根据中怡康的数据,75英英寸以上电视今年的销量为6.6万台、2017年为23.3万台、2018年为65.3万台。这样的增长速度,让不少业内人士对未来的大屏电视充满希望。
对于中国家电市场千万级的销量来说,几十万的销量并不多,但是由于其高昂的价格以及利润空间,这样的销量对于彩电厂商来说,是个不小的诱惑。海信集团总裁刘洪新日前就向记者表示,这一阶段产品的市场价格平均比较高,即便是销量不大,但是它的销售额很大,对经营有影响的正是销售额,而不是销量。
中怡康时代市场研究有限公司总经理贾东升表示,目前中国市场正在经历屌丝经济向轻奢消费的转变。知名家电行业观察家梁振鹏在此前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对于现在动辄数百万的房价来说,那些预算较高喜欢现场感的消费者,花几万块钱买一个超大屏的电视机已经非常正常了。
然而,一个严峻的现实却无法回避。受制于技术的瓶颈,尺英寸越大,价格也就越高,尤其是在100英寸以上的影院式电视,价格甚至高达50万元左右,这让不少的消费者望而却步。于是激光投影技术成为了不少厂商的选择。在本次的国际电子消费博览会上,记者就看到不少厂家展示了基于该技术的显示器产品。
海信电器副总经理高玉岭就向记者表示:“之所以有激光投影电视出来,其实这是一个技术发展的机会。因为投影技术进家庭是大势所趋,无论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它都阻挡不了技术的影响力。”以日前海信发布的全球首款DLP超短焦4K激光影院电视,价格仅为69999元,是相近尺英寸液晶电视的1/10。

从CRT电视、液晶平板电视再到激光电视,中国电视产业和技术的“进化史”,也正是中国40年改革开放历程的一部变迁史。

图片 2

不过,鲜为人知的是,激光电视在成为气候之前,是一个个在困境中求生的故事。

超短焦激光投影或成颠覆者
在7月7日召开的中国国际消费电子博览会上,刘洪新在介绍海信发布的超短焦4K激光投影电视时直言,这一电视技术的研发,是最近海信投入最大的一次了。而高玉岭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则透露,这一次的研发投入达到千万级。
“光学引擎完全自主完成。在光学引擎之下的关键部件,光源、照明、镜头也完全是自己独立完成的。”高玉岭告诉记者。在高玉岭看来,超短焦4K激光投影技术可以视为未来电视行业的颠覆者,并将是未来75英寸以上电视的“王者”。据其介绍,目前海信在该技术上的投影电视已经发布了88英寸和100英寸两款,并且120英寸的电视也正在研发过程中。
据了解,海信4K激光影院电视突破了三大技术难关:首先采用了高处理能力光学引擎,其处理能力比2K激光电视产品提高了300%;其次,4K激光电视需要高分辨率镜头设计,海信4K镜头做到了每毫米光学分辨率达到186束光线;第三,4K激光电视制造要做到微米级物料控制精度及镜头装调精度,海信4K激光影院电视采用了高精度制造工艺,机械加工达到了接近极限值。
海信集团董事长周厚健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表示:“延长退休,我会利用这些时间坚定地把激光影院电视做起来,使其成为海信传统旗舰产业的新生力量,这是海信难得的领先世界的机会。”周厚健称,未来自己将会专注于四件事情,而将激光影院做起来,则在四件事当中排在首位。
光学器件主导其成本下降
业内人士认为,如果说液晶电视是一个电子产品,处理的主要是数字信号,那么激光投影技术则是光处理产品,处理的是数字光技术。这也意味着光学器件在这一技术中占据着重要作用。
据高玉岭介绍,在成本上,光学器件占据了整个电视一半的成本,如果未来光学器件的生产成本降低,那么激光投影电视的成本也将会大幅下降,“下降成本会有多少,我现在说不好,但是它是会符合摩尔定律的,未来也很有可能走进每一个普通家庭。”
此外,据刘洪新介绍,正是看重于短焦激光投影技术的未来,海信成立了激光影院事业部和商用显示事业部,并且会根据市场发展的需要,这两个事业部不排除发展成独立公司的可能性。
除了超短焦激光投影技术之外,OLED也是业内普遍讨论的话题,后者甚至成为了颇被看好的概念股。不过在刘洪新看来,现在两者并不具备可比性,做电视屏的OLED企业很少,真正要市场化还有很远的路要走。高玉岭也对OLED不看好,他认为LED显示器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市场规模是因为它是分离的,有面板有背光,而OLED将发光电源交给液晶面板,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图片 3刘卫东博士是首个在显示领域担任国际标准工作组召集人的中国专家,今年4月获得山东省劳动模范称号。

从技术储备到确定技术路线,从实验室技术模型到样机,从可量产的产品到真正实现产业化,海信用了整整11年。

11年间,有人离开,有人选择留下。寸步维艰的时候,这群倔强的“技术控”想的是“研发人员要有自己的体面”。

他们希望未来在自己手中诞生。

11年的死磕和接力,激光电视这个“口水中长大的孩子”,从一个产品做到了一个产业,也从一个企业影响到了一个行业。

对中国彩电产业来说,原创一个品类实现超越,不再是一个不可想象的任务。

图片 4海信激光显示研发团队难得的合影。前排依次为郭大博、刘显荣、钟强

>>中国的第一次先发优势

当IEC官方网站上关于激光显示工作组的介绍里,出现五星红旗的图片时,刘卫东博士第一时间截图发给了同行的中国专家,分享心中的激动。

这位向来低调的“技术男”,少有地展现了自己的感性一面。

2014年,国际电工委员会电子显示技术委员会(IEC
TC110)正式成立激光显示工作组。经过两个环节的演讲,海信电器首席科学家刘卫东成功PK掉同台竞争的日本技术专家,当选为激光显示工作组的召集人。

这是中国专家第一次在显示领域担任国际标准工作组召集人。在此之前,显示领域的标准制定多由日韩国家主导。“在大多数显示技术上,中国还是落后的,但激光显示,我们有先发优势。”
刘卫东说。

自1958年天津712厂研制出我国第一台电视机以后的几十年间,历经电视黑白显示技术、彩色CRT显示技术和液晶平板显示技术,中国上百家电视企业饱受缺乏核心技术困扰,没有讨到什么便宜。

“在CRT时代,我们中国品牌只能做整机生产,不掌握核心技术,因此只有连年价格战,连年在亏损的边缘挣扎,绝大多数利润被外资品牌抢走;在平板电视时代,中国品牌的处境有了很大改观,但还是跟着欧美日韩在走,不需要对战略方向考虑太多。”在一次讲话中,时任工信部电子信息司副司长乔跃山发问:“中国彩电企业必须思考:方向在哪里?”

图片 52017年10月,海信4K激光电视在美国高端音响店开售。

>>一项关乎中国彩电业未来的事业

预测未来的最好方式就是创造未来。

一直有着技术反超梦的海信做出了大胆尝试——以激光显示开启一条由中国企业自主定义的彩电发展道路。

与自然光色域相比较,传统显示设备只能再现人眼所见颜色的30%,而激光显示方式可覆盖90%,达到90多万种颜色,使人们能够最接近真实、最绚丽璀璨的全新世界,被产业界誉为“人类视觉史上的革命”。

激光显示这一超强的色彩表现力,对于一直专注画质和显示技术的海信来说,有着无法抗拒的诱惑。激光显示这一全新的视觉解决方案,对于一直饱受日韩显示技术和显示产业控制与宰割的中国家电企业来说,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2007年,海信开始进行激光显示技术的储备,并获得国家863计划支持,刘卫东担任课题组组长。2011年,相关研究人员一并划入新成立的海信数字多媒体国家重点实验室激光显示所,进行产业前沿技术的研发。

海信的“野心”就是中国彩电产业未来的希望所在。大家在期待它能攻克眼前的难题。

图片 62018年5月,海信推出80吋激光电视L5,上市即成爆款,并在今年第26周登上电视市场畅销榜榜首,这也是中国彩电市场畅销榜榜首有史以来第一次被激光电视占领。

〉〉试错4年,确定技术路线

这是一条少有人走过的路。

尽管科技界对于激光显示技术应用的研究时间已经不短,但激光显示技术从“专属精密仪器”的属性,转化成“普通家用消费品”的时间,才刚刚开始。一个全新的领域,没有现成的产品可以参照,所有的关键技术都需要自己摸索,成为海信研发团队遇到的的最大难题。

2007年入职海信的郭大勃是最早加入的成员之一。这位刚刚走出校门踌躇满志的年轻人,很快就和同伴们意识到,现实处境的窘迫。“做863项目时,我们取得了一些成果,但偏向于做样机为主,做出来的整机像个‘庞然大物’,而且功耗高,不适合作为家庭消费品。只能说我们看准这个方向是有机会的,具体的技术方案是什么,我们没有思路,走了很多弯路。”

“当时的研发小组经历了无数次反复实验,终于锁定了‘超短焦’这一概念,把激光光源和超短焦结合起来,此前从没有这个技术路线。”2011年夏天加入团队的北京大学光学专业博士生刘显荣见证了激光电视研发过程中这一重要节点。“在此之前,激光投影用的都是长焦镜头一次成像,超短焦投影技术投射距离短、亮度损失小、节省空间以及避免画面遮挡,可以大大提升便捷性。加上屏幕,几乎就构成海信最早的激光电视的形态。”

经过4年多的试错,2012年初,一台体现海信激光电视雏形的DLP混合光源激光电视技术原型机在美国CES上展出,这是海信首次公开展示激光电视技术路线。等到一年之后,LG才正式展示了类似的产品。

〉〉整整7年,只有投入没有产出

但很快,技术的尝鲜者们落入了同样的困境:第一代产品把激光电视需要的激光器、超短焦镜头和屏幕等要素都具备了,但都遇到了产品可靠性问题。毕竟,作为一个“新物种”,激光电视涉及结构、电子、热流多个技术方向,不是电视厂商的优势。大多数厂商选择了退出,包括LG在内终止了技术的开发。

海信的选择是招兵买马,继续做下去。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